logo

還好,有電影陪伴

□ 木衛一

1989年,《天堂電影院》上映,第二年,影片獲得戛納電影節評審團大獎,接著斬獲第62屆奧斯卡獎最佳外語片。轉眼,30多年過去,最近,這部電影被引進國內,首次現身大銀幕。

但對有些人來說,大銀幕上的首次相逢并非初遇,而是重逢。

因為很多人早已通過各種渠道各種方式看過這部影片,在網絡上,關于它的評說從未消失,包括豆瓣在內的各種電影經典榜單始終有它的一席之地。

人們說,這是“寫給電影的情書”里面最浪漫的一封?;叵胗捌Y尾,那些拼接在一起的令人難忘的接吻畫面,伴隨著情不自禁地感動和嘆息,人們會毫不猶豫認同這樣的評價。

但這感動,這嘆息,其實并非全部源于這些浪漫的畫面,或者說,這些畫面帶給我們的觸動,終歸只是整部電影情感和記憶的一部分。

所謂“寫給電影的情書”,期望到達的是觀眾的心里;如果它真的是一封情書,也是寫給人生的情書,縱有柔情蜜意,終究令人百感交集。

如同銀幕上主人公托托的人生,童年時沒有父親,生活缺少關愛,但對電影的熱愛讓他在膠片中找到了屬于自己的樂趣;少年邂逅美麗的女孩,歷經千辛萬苦,終于得到心上人,卻又莫名地失去這份愛情;成年后,沒有辜負最初的熱愛,成為一位知名大導演,但如果這就意味著收獲和幸福,那又是什么讓他隔絕往昔,30多年離鄉不返?一路走來,人生的膠片總是慢慢模糊了底色。

電影攫取和表達的無非是人生,但人生到底不同于電影。就像艾費多告訴托托的:“人生不是電影,人生比電影辛苦多了!”這句話也可以用另一部電影中另一句經典臺詞加以詮釋:“這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唱戲就是把人生拖拖拉拉的痛苦直截了當地給演出來,不過戲演完了還不是人生拖拖拉拉的痛苦?”

沉浸在初戀中的托托或許不懂,但生活終會讓他明白。我們,當然也早已明白。

但這并不影響我們熱愛電影。“人生很難,還好有電影陪伴。”這是導演朱賽佩·托納多雷專門寫給中國觀眾的話。感謝他讓一些好電影陪伴了很多人30多年,還會繼續陪伴下去。

光影的魅力常??梢渣c亮人生,哪怕只是短短的一瞬,像那些親吻鏡頭,每一個背后都承載著美好的故事和情感,勾起我們的記憶和深情。更重要的是,如果內心真正相信這些美好,它們也會偶爾來到我們的身邊——

“這討人厭的夏天何時才能結束,在電影里它早已結束了。”那個夏夜,因為心上人被家人帶離身邊,飽受酷暑和相思折磨的托托孤獨地喃喃自語,然后,突然一道道閃電劃破黑夜,驅走悶熱,心愛的姑娘“從天而降”,這不再是電影,而是托托生命中真實的一刻。

讓我們回想一下,生命中是否也曾有這樣的時刻:夢想就在眼前綻放,就像置身電影,宛如奇跡降臨。

相關新聞

忘忧草高清完整版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