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水口印象

■ 謝長福

水口是個鄉,屬于浙江長興市。“有山就有水,”兩山之間夾著一條溪,溪水由小變大,最后匯入大河,水口的名字大概就是這么叫出來的。我們是跟著旅游大巴來的,拐過一座石雕牌坊就到了,因為牌坊上雕有“水口”兩個綠字。車在停車場下客,換成本地十幾座的小巴進去。很多人都在嘀咕,導游解釋道:“這是規定,往里的公路窄,兩車交會有困難;而且山路陡峭彎道多,大巴有諸多不方便還是小巴好。”

小巴行不多遠,前面就是一個花團錦簇的廣場,廣場中心是個碩大無朋的茶壺,傾斜著往下倒水。路邊有些形神兼備的雕塑,從種茶到采茶再到制茶,一路都有。我知道了,這里主打茶文化,兩邊的山梁上種了不少茶樹。車行一公里拐進了一家叫“祁兵農家樂”的大院子。正面是座三層樓,左邊是三間很深的大平房,一間廚房,吱吱啦啦,青煙白煙。兩間餐廳,六張潔白的圓桌。導游帶我們進去吃飯,菜肴很是豐富,有本地的竹筍、菌菇、豆腐、鮮魚、老母雞。飯后領卡上樓,房間很好,中間走廊兩邊客房,迎面的看路看人,背面的看松看竹。導游告訴我們,飯后睡一會,沿著這道山溝往上自由游覽,導游沒去,因為只有這么一條路,根本不擔心有人迷路走失。

往里去的道路不算寬,大車交會有些難,不過彩色的人行道比較寬敞,上的上,下的下,絡繹不絕,摩肩接踵。如果喜歡探幽還有一條木頭棧道,穿林跨水別具野味。那條山溪很是調皮,纏住公路,或左或右,時隱時現。一會奔騰咆哮,一會淺吟低唱。一路上修林茂竹,峰巒疊翠。

最耐看的還是路邊一座座各具特色民居,有粉墻黛瓦馬頭墻的徽派建筑,有拱廊圓柱落地窗的歐式建筑,全都是三層四層的。每個樓頂都有“山莊”、“客棧”、“農家樂”的字樣,或紅或綠或刷金。不用說,每戶人家都是一個接待站,或是一家旅館。樓房不算大,但住上五六十人不成問題,但院子卻很大,都有一處很大的平房,里面擺放五六張圓桌,不用說,這是食堂和餐廳。他們很會算計,剛好滿足一輛大巴人數。

院子也各有特色,有的花圃石竹,配以仿古回廊,人在其間喝茶、打牌,悠閑自在;有的把溪水引進來,做出假山疊瀑,小橋流水,野趣橫生;有的就是一個場地,圍以長椅,其間放著鑼鼓和各種樂器,有人在吹拉彈唱,有人在翩翩起舞,水平不低,他們穿的是維吾爾族服裝,跳的是新疆舞。打手鼓,當指揮的就是這家旅店的老板,他什么事不管,專門帶人唱歌跳舞,白天不怎樣,晚上燈光迷幻,熱鬧非凡。聽說上面還有一家,紙、墨、筆、硯、彩擺在那,不管是書法還是繪畫,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坐鎮指導的是南京藝術學院的一名退休教授。手段好的還可以減免食宿費,手段差的你自己都不好意思進去,住他那里的都是些手段可以的???。

我們繼續上行,上面一個兩百多畝的水庫,是筑壩攔住溪水而形成的,周邊有棧道、水榭,供游人垂釣,聽說還打算搞漂流。過了水庫溪水更小,公路更加狹窄、崎嶇、陡峭。過了最后一個草屋民居上面就沒有人家了,過了一個小巧玲瓏的石拱橋,上面是個威風八面的石雕人像,石像下面有一半畝大的淺水,石頭上刻字“霸王潭”三個字。西楚霸王項羽來過這個地方?聞所未聞。不過,我佩服浙江人的精明能干,硬是把一個既無名勝古跡,又無山水形勝的山溝溝打造成旅游景點,而且游人如織。地方政府確實下了功夫,隔不了多遠就有一塊牌子,這條線所有旅店、客棧的名字都在上面,衛生幾顆星,食品質量幾顆星,服務態度幾顆星,安全幾顆星,全都是在上面,下面有監督電話。每月品選一次,可以摘星,也可以加星,所有的老板都很敬畏。

第二天是去湖州游什么古鎮,同樣自由選擇。我不去,古鎮和寺廟看得太多。沒去的還有幾個,不是我們團隊的,聽口音是上海那邊的。老板娘竟然叫他們去擇菜、掃地,像是指揮自家的臨時工。我一臉懵懂,掃地的老婦說:“習慣了,我們都是這里的老住戶,每年春天來,直到秋后才走,時間一長就像一家人。閑得無聊還幫他們澆菜、除草、干農活。我們喜歡。他們的菜地就跟我們家的一樣,想吃什么自己去取。”

這時候兩個釣魚的回來了,一個說:“老板娘妹子,幾天收獲頗豐,幫我們弄個酸菜魚吧。”老板娘一點不客氣,“沒空!沒看我今天滿員?想吃自己去小廚房弄去,作料齊全,酸菜冰箱里有。”

他們去了后院,我問那老年婦女:“你們自己做飯?賬怎么算?”她說:“沒關系,有時候不想忙就跟著他們吃大鍋飯,每人每天八十元,連吃帶??;有時候興趣來了,我們就在后面開小灶,米面油自己買,菜地里有的就不算賬,那就交一半,每人每天四十。”

我驚得合不攏嘴,“還有這么旅游的?”她解釋說,“我們幾個是同學,自小情投意合,都因生活所迫而各奔東西,現在都退下來了才有機會聚在一起,我們自愿組團養老,相互扶持。我們去過很多地方,唯有這里最適合我們,老板小祁就像我們的親兒子一樣。”

這次旅游別具一格,我也感觸良多。

相關新聞

忘忧草高清完整版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