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粽子的記憶

■ 孫延兵

隨著端午節的臨近,街上賣粽子的人也是越來越多。各種各樣餡子的粽子陸續”出場”,給饞嘴的小孩來個一一滿足。

就吃而言,不得不說現在的孩子比起我們小時候不知要幸福多少倍。在兒子可以盡情地享受各種粽子的美味時,我甚至連粽子的味道聞都沒有聞過,更不要說吃了。

那時,每當端午節,也正是農村最忙碌的時候,地里的小麥、菜籽要收,水稻要種,一望無垠的田野里到處都是人忙碌的身影。搶收好成熟的莊稼,播種下秋天的希望,就是農村人最急需解決的事情。母親更是如此,她就像陀螺一樣,整天家里地里的活不知疲倦地干著,哪有時間去包粽子給我們吃。

對此,我們絲毫沒有任何的怨言。相反,還覺得無比的幸福。因為盡管她一直很忙,卻始終沒有讓我們姊妹幾個輟學在家幫她干活,讓我們都得到了應有的教育,尤其是我和大哥、姐姐通過自己的努力,先后考上了師范、中專院校,跳出了“農門”,有著一份不錯的工作,這在當時的農村來說是少之又少的一件事。

人生的許多事情是很難真正地說得清楚的。

欲望少,并不意味著幸福感會少,有時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反而會收獲到意想不到的幸福。有時恰恰是欲望太多了,反而會讓我們累得精疲力竭、苦不堪言,迷失了自我。

我真正開始吃粽子,還是我開始上班的時候。

那是一九九二年的八月,我十八歲,從老家淮陰一所中專學校畢業分配來連云港工作,在一家企業做了一名會計。

那家單位在海州市橋附近,是一家以本地人為主的工廠。

當時單位一同分來五個外地來的大中專畢業生,算是“人才引進”過來的。雖人生地不熟,但人心是肉長的,真誠的心終究可以換來別人的信任、關愛。

因為勤勞肯干的緣故,在幾個分來的學生中,我給單位領導及很多人留下的印象不錯。他們都很關心我,每到端午節的前后,總會有很多人給我送粽子,讓我很是感動。

有辦公室的程科長、王會計帶來的,有醫務室的洪醫生帶來的,還有是技術科的高師傅送來的……

一個端午節所收的粽子斷斷續續可以抵上一個星期的早餐。雖然味道不盡一樣,但心意都是一樣的。真誠,感動,溫馨,難忘。

那種感覺簡直是難以言表的,或許它的意義已遠遠超過粽子本身。我想這一切,恐怕是只有那些“獨在異鄉為異客”的人才有可能會深深地感受到。

這種感覺,以及這種精神的傳承也一直深深地扎根于我的心里。以至于后來我對外地分來單位的學生也總是會有一些不由自主的關心。希望這些細小的關心與呵護能讓他們找到家的感覺,安心工作,愉快生活,就像剛參加工作時的我一樣。

后來,單位破產了,人也散了。我則通過自己多年堅持不懈的努力,調到了市內一家不錯的單位,各方面條件比以前的單位要好得多,但與之前工廠里的生活相比,始終覺得少些什么。

閑著的時候,常常會不由得懷念起粽子,懷念與吃粽子一起走過的時光,以及與之相關的人和事……

相關新聞

忘忧草高清完整版在线观看